农民怀疑女儿非亲生半个月迫害11人被判枪决后上诉:有精神病

该县的凤凰山道观共10人被残忍杀死,其中四名道观工作人员的脑袋被砸烂,六名观光者包括一名年仅12岁的儿童被割喉。 其中,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还是观主熊万成的死状,不仅头部被砸烂,还被挖心剖...

日期: 2022-09-17 01:37

  该县的凤凰山道观共10人被残忍杀死,其中四名道观工作人员的脑袋被砸烂,六名观光者包括一名年仅12岁的儿童被割喉。

  其中,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还是观主熊万成的死状,不仅头部被砸烂,还被挖心剖肺、烹煮切片,眼珠和脚筋也被残忍挑出。

  此案之“惊”在于凶手作案手法极其残忍,不仅将死者剖解,杀人之后又纵火毁尸灭迹,还堂而皇之地在观内大殿留下“古先地不违者杀,圣不许将奸夫淫婆以”和“该杀”等触目惊心的血字。

  此案之“奇”在于,据后来落网的凶手交代,其杀人源于怀疑自己女儿并非自己亲生所引起。

  更加离奇的是,此犯后来竟还被爆出家族有精神病史,但他在庭审时表现淡定,思路清晰,还曾当着众人的面表示:杀人不后悔。

  前后两件事情加在一起,瞬间引爆了社会舆论,不少人甚至开始产生恐慌情绪。因为按照我国刑法,精神病人犯法,并不适用于一般刑法,享有豁免权。

  不少国人表示:这样思路清晰的精神病杀人犯,杀人之后却仍旧能安然无恙,思之令人不寒而栗。

  邱兴华,原安康石泉县后柳镇一心村的农民,年轻时,他在镇上认识了妻子何冉凤,后两人私奔生下两女一子。

  据妻子何某和认识邱兴华的知情人透露,邱兴华早年十分顾家,但为人奸佞,是当地彻头彻尾的无赖。

  原来邱兴华精通维修机械,甚至连90年代最难维修的家电也玩得转,刚开始的时候,村里和附近村镇还有不少人找他维修。

  但是渐渐地,大家发现他手脚很不干净,喜欢在维修的时候动手脚、让别人多来维修,给他带来源源不断的生意,慢慢的,便没人再来找他修东西。

  维修的行业干不下去了,恰逢三个孩子陆续出生,那个年代计划生育,超生是要罚钱的,因此邱兴华只能带着老婆孩子东躲西藏,一直没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收入也就无从谈起。

  为了养活三个小孩,他们还欠了一外债,那时候邱兴华带着老婆孩子既要躲计划生育,也要躲债主。

  逃难期间,邱兴华与何某二人最终来到佛坪县大河坝乡五四村,整整打了2年渔。两年期间,邱兴华每日早出晚归地打渔和出摊卖钱,一天最多只睡几个小时。

  然而,“财神爷”似乎不太眷顾这一家人,邱兴华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钱非但不够用,反而还入不敷出。

  渐渐地,邱兴华开始自暴自弃,整日开始抽烟喝酒。有时回来还无端对着家人暴怒,在房间里自言自语。

  不久,邱兴华便因为偷窃锒铛入狱,出狱之后的他再偷,然后再入狱。如此循环往复,彻底沦为了一位社会败类。

  2006年4月,夫妻两一起到县城某处公路施工处干活,结果这次又没有赚到钱。从这时候开始,邱兴华和何某就开始出现分歧,经常吵架,有时候更是拳脚相向。

  一日夫妻俩一起在石泉县城闲逛,突然一个白胡子老头拉住邱兴华对他说:“看你心事重重,要不要给你算一卦?”

  算了之后,白胡子老头对他说:“你运气不好,只需到凤凰山上去,找到两块你先人的石碑,平时烧点香火便能转运。”

  2006年6月14日,邱兴华和何某带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来到了汉阴县凤凰山。没想到,果然让他们在山上的铁瓦殿道观发现了两块刻有先人姓氏的石碑。

  而他发现,两块石碑被道观拿来做了垫脚石,这让邱兴华更加怀疑,是道观的人坏了他家的风水,以至于让他时运不济。

  于是,邱兴华在未与道观商量的情况下,便擅自把石碑挖了出来,搬到了观内屋檐下摆放。

  邱兴华的行为很快惹来了观内工作人员的不满与制止,并以“石碑为观内之物”为由,勒令他将原物摆回。

  当时道观内不仅有3 名工作人员,另外还有6名信众帮腔,邱兴华眼看夫妻二人势微不利,便只能心怀怨恨地将石碑摆回去。

  石碑摆回去之后,邱兴华又借机以供养道观为由赖着不走,但道观内的工作人员却看出了他想要偷偷把石碑搬走得用心,遂再次与之发生争执。

  此时恰逢观内住持熊万成从外地赶回来,便想要调节双方矛盾,把邱兴华、何某一起叫去说话。

  然而对于石碑,邱兴华十分固执,就是要搬走。熊万成无奈,双方矛盾无法调和。

  这时候,邱兴华的情绪已经十分暴躁,最让他气愤的是,他发现熊万成似乎在暗中与妻子何某眉来眼去。

  下意识间,邱兴华便怀疑妻子何某与熊万成有,他内心的暴戾也彻底爆发,当着熊万成的面就嚷嚷着要让他们好看。

  此后夫妻二人分道而走,何某并不知道丈夫邱兴华并没有下山,而是绕道返回,去兑现他那个魔鬼般的恐怖誓言。

  入了观之后,众人已经睡去,邱兴华便偷偷找到自己此前藏匿的弯刀,来到熊万成等4名熟睡的道观人员房间,对着几人的脑袋连砍数刀。

  此后,邱兴华又想起白天帮腔的6名信众,又来到信众房间,挨个用弯刀把他们割了喉。

  这时候,邱兴华仍旧不解恨,又想到熊万成可能与妻子偷情,又返回死去的4名观内工作人员房中,用弯刀将熊万成的心脏和肺剜了出来,把眼珠和脚筋手筋挑了出来。

  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邱兴华把熊万成的心、肺切片,放在锅里煸炒,置于盘中,喂给带来的狗吃。

  做下这一切之后,邱兴华便一把火烧了自己杀人的所有凶器,又来到观内大殿,到处写上触目惊心地“该杀”二字。

  在大殿门外左右,邱兴华各写“古先地不违者杀”,“圣不许将奸夫淫婆以”等字样,然后取了熊万成等人的钱财扬长而去。

  命案一出,震惊全国,陕西省领导高度重视,勒令公安部门尽快破案,将凶手绳之以法,还受害者家属一个公道。

  7月26日,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悬赏5万元缉捕47岁的在逃犯罪嫌疑人邱兴华。

  邱兴华杀人之后,自知会被通缉追捕,因此并没有返回家中,而是辗转各地开始逃亡生涯。

  2006年7月31日,邱兴华逃窜到了湖北省随州市,随后,他在曾都区万福店农场,找到了自己此前做生意时认识的朋友魏义凯。

  那时候网络不如今日发达,底层打工人接受消息的渠道十分闭塞,因此当邱兴华来找到魏义凯时,他还热情地招待了邱兴华。

  当天晚上,邱兴华故意以做鱼干生意为由,拉着魏某与其喝酒,意图灌醉魏某后谋财害命。

  夜黑风高时,邱兴华再次挥起屠刀,用弯刀对着魏某及其老婆孩子的脑袋连砍数刀,三人直接重伤昏迷。

  三人中,仅魏某一人在送医之后于9月9日不治身亡,魏某妻子和小孩虽重伤,但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幸运地保住了性命。

  就这样,邱兴华在半个月接连迫害了11人,而他在抢得现金之后,开始乘坐火车再次返回安康。此后,多人报警声称自己曾与恶魔擦肩,但是邱兴华非常狡猾。

  从作案的7月16日到8月19日归案之前,整整一个多月,警方一直找不到邱兴华的踪迹,久久不能将之捉拿归案。

  2006年8月2日,邱兴华逃回老家石泉县后柳镇,之后久久不敢露面一直藏匿在附近山头。

  当天下午6点多,村里一位上山打猪草的农妇发现了藏匿在山上的邱兴华,之后报警,警方得以获悉邱兴华逃回老家的情报,并很快针对其活动区域开始了拉网行动。

  8月3日清晨,安康市公安局立即调集汉阴、石泉两县的警力加上市武警支队数十名武警,共200多名警员开始对邱兴华活动的山头展开天罗地网般的搜捕。

  除此之外,政府又动员附近山村的所有干部带着村民一起上山,帮助警方带路、设卡与搜捕。

  尽管在搜捕的过程中,警方发现了多处疑似邱兴华的藏身地点,还发现不少类似邱兴华藏匿、逃窜留下来的衣物、食物和生活用具等,但就是看不到邱兴华的人影。

  这时,有热心民众建议,邱兴华从小在这里长大,对大山里的一草一木都熟悉得不行,他要想藏起来,要抓到属实太难,可以让他家人出面试试。

  警方又找到邱兴华妻子何某,通过何某介绍,警方得以了解到邱兴华此前对家人尤其是两位女儿十分疼爱,她们或许可以成为警方找到邱兴华的助力。

  8月5日,几百名警员依旧在山头拉网式地搜捕邱兴华,山上不时传来邱兴华女儿用话筒向父亲喊话的声音:“爸爸,我和妈妈还有弟弟来找你了,你已经被包围了,你快出来吧,我们还想见你一面,爸爸…”

  8月10日,为了号召附近村民踊跃地参与到警方的抓捕计划、尽可能早地把逃窜在外的杀人犯邱兴华捉拿归案,公安厅又把对邱兴华的通缉悬赏追加到了10万元人民币。

  同时,警方再次增加了搜捕警力,搜捕范围也越来越窄,缩小到了附近两个乡镇的20平方公里。

  邱兴华犯下10人的惊天命案之后,仍旧逃窜在外、未能落网,引起了社会不小的恐慌。

  随着时间的延长影响越来越恶劣,尤其是邱兴华犯案的附近乡镇,更是闹得人心惶惶。

  电视台、报纸和网络媒体,关于对追捕邱兴华的跟踪报道每天都在播报,许多人都在密切地关注着关于邱兴华案的后续消息,期待着警方早点将这位“恶魔”捉拿归案。

  就在警方久久无法探得邱兴华藏匿踪迹时,陕西省公安厅的工作人员突然接到一个神秘电话。

  来电人是刘锡伟,是江苏一家精神卫生中心的主任医师、教授。自邱兴华案案发以来,他一直在高度关注着此案的最新进展。

  当在报纸上了解到邱兴华行踪一直飘忽不定,警方一直久久不能将之捉拿归案时,刘锡伟却从邱兴华犯案的细节和警方对其的资料描述大致推测出了其活动轨迹。

  刘锡伟通过对邱兴华的一系列信息进行分析认为,邱兴华的所作所为高度类似精神病人。所以,他大胆按照精神病人的活动习惯,向警方提供了邱兴华可能的行踪规律。

  收到刘锡伟的特殊情报,警方不敢大意,马上组织了警力分派至邱兴华老家和其租住的家中严密布控。

  同时,对他曾出现的附近山头的搜捕网也在进一步缩小,对邱兴华可能进行取食、取水的地点全部严密布控,目的就是打草惊蛇,迫使邱兴华返回自己熟悉的地方藏匿或者获取食物。

  晚上8点左右,邱兴华趁着夜色掩护,果然回到他的出租屋内,当场就被4名警察抓获。

  在抓捕的过程中,邱兴华的妻儿也在,当他们看到邱兴华就要被抓获时,竟然大声呼喊,企图干扰警方执法。

  邱兴华在被办案民警抓捕的过程中,还狠狠地咬住干警李菲的右胳膊,期间还大声向其家属喊道:“快给我找把菜刀来,找菜刀!”

  颇令所有人意外的是,此时的邱兴华竟一反常态,在离开时苦口婆心地劝诫自己的三个儿女以后要规矩做人,遵纪守法,要学他好的一面,千万不要学他坏的一面。

  邱兴华落网之后,当民警对其进行审讯时,邱兴华不仅对其杀人罪行供认不讳,而且全程神色淡定仿佛局外人一般,令有着多年办案经验的民警都不寒而栗。

  尤其是残忍剖尸烹煮观主熊万成,则完全是因为怀疑其与自己妻子何某通奸所进行的报复。

  在找到魏某之前,他曾尝试向多位村民借钱无果,他需要钱来助其逃窜、躲避警方的追捕,因此这才选择了魏某一家下手。

  10月19日,邱兴华案的庭审现场,邱兴华自进场之后就开始左顾右盼,一言不发。直到在人群中看到某位熟悉的记者,这才微笑地向其点头示意,然后踏实地坐了下来,场面让所有人看了都暗自唏嘘。

  庭审时,面对审判长和公诉人的提问,邱兴华竟然全程侃侃而谈,仿佛杀人的不是他而是别人。

  他自称亲眼目睹了妻子何某和观主熊万成的,并一再坚称自己是为了“男人的尊严”而杀人,理由冠冕堂皇,好似视人命如草芥。

  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在犯下10条命案如此罪不容诛的罪行之后,邱兴华在庭审结束提起上诉的法定期限的最后一天,竟然提出了上诉,而上诉的理由更是让所有人意外。

  邱兴华坚称自己上诉不是怕死,而是为了自己的尊严和名声,无论如何,他也要让妻子何某和死去的观主熊万成付出代价身败名裂。

  当初警方在抓捕逃窜的邱兴华的过程中,就不断地有精神病专家认为邱兴华疑似精神病人,并提出了抓捕建议。

  在邱兴华落网之后,国内又相继有精神病专家出面表示,邱兴华杀人疑似精神病人杀人案例,建议法官要谨慎量刑,用专家刘锡伟的话说就是:“山头上的人下来活动了!”

  此番论调一出,更加掀起了国人对邱兴华案的热论,但具体如何量刑,还是要由法官决定。

  法官最后鉴于邱兴华杀人残忍、作案思路清晰,认为邱兴华案不适用于精神病人案例,一审判决其死刑。

  在等待二次庭审的期间,多位精神病专家再次公开发言认为:邱兴华的表现极不正常,存在精神病人典型的“疯劫”表现,既残酷杀人、剩余杀人和滥杀无辜。

  另一个特点是非血统妄想、妒忌妄想、被害妄想,显然,这些特点在邱兴华身上都得到了印证,建议法官谨慎量刑,莫要造成冤假错案。

  由于邱兴华在一审宣判死刑之后提出上诉,其妻子为了邱兴华死心,也支持并配合其上诉,并破天荒地爆出邱家确实存在精神病史。

  据何某介绍,警方走证,邱兴华母亲何世春人到中年,突然就疯了,整天无缘无故地骂人,一个人时又疯言疯语,是远近皆知的“疯婆子”。

  而与邱兴华外婆家走得近的村民阮仕梁介绍,邱兴华的外婆霍氏也是个疯子,何世春的一个侄子何德福在成家之后,突然也疯了,可见他们一家有家族遗传病。

  按照家族遗传病来说,如果情况确凿,那么邱兴华确有可能患有家族遗传下来的精神病。

  也就是说,邱兴华极有可能在残忍杀人之后不但能够避免死刑,甚至能够免于制裁。

  二次庭审时,审判长再次以“邱兴华杀人残忍,作案思路清晰,逃避追捕思维缜密,不量入精神病人杀人案例”为由,当庭宣判维持一审原判,立即对邱兴华执行死刑。

  他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号啕大哭或者咆哮公堂,而是十分淡定地默默接受了这一切,没有人知道他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在邱兴华即将上车押赴刑场处决时,有记者追在后面大声提问:“邱兴华,你后悔吗?”(指其杀人是否后悔。)

  这时候,所有等在现场的记者与民众,全都屏气凝神等着邱兴华的回答,连刑警也停下了脚步,想要听听这位震惊全国的杀人犯心里最后的声音。

  回想当初案,也自患有精神病,结果调查全无此事,法官当庭宣判其死刑。

  在法律面前,天理昭昭,天网恢恢,任何人犯了罪杀了人,都必将受到它的雷霆制裁,付出应有的代价。

  邱兴华案再次向世人昭示,“精神病”再也不是犯人杀人之后的逍遥地与避难所,它也有可能是杀人犯们意淫出来的乌托邦。

  《「大案纪实」疑女非亲生引纠纷残杀道观10人,被枪决惹争议是否精神病》——陕西法制网

  《一夜连杀10人恶魔邱兴华 疑似患精神病可能被判无罪》——东方今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