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中综合佣军团的实力和声誉哪个军团能排第一?

虽然《权力的游戏》早已经播完,而且烂尾了,但是在很多人心目中,依然是第一神剧。 当然,《权游》的终结,不代表《冰与火之歌》的结束,事实上,马丁的第六卷到现在还没有出版,不得不说,这...

日期: 2022-10-07 02:21

  虽然《权力的游戏》早已经播完,而且烂尾了,但是在很多人心目中,依然是第一神剧。

  当然,《权游》的终结,不代表《冰与火之歌》的结束,事实上,马丁的第六卷到现在还没有出版,不得不说,这让冰火迷们等得心焦难耐。

  闲话不多说了,回到正题:《冰与火之歌》中雇佣军团的实力和声誉,哪个军团才能排第一?(以书中为本)

  雇佣兵团,在《冰与火之歌》的世界中,占据了相当重要的地位,有时候,甚至能够改变战争的走势。雇佣兵团,并不是正规军队,虽然他们有自己的组织,但是却只认金钱,等战争结束后,便各找各妈,有时候面对强弱悬殊,还会临时跑路(当然,这种是声誉极差的雇佣军团)。

  基于这一特性,所以冰火世界中的雇佣军良莠不齐,有些信誉极好,有些却声名狼藉;有些战斗力极强,有些却不堪一击。

  这帮人有的是鬼魂、有的是骗子。从失败的战争、失败的事业、失败的叛乱中活下来的失败者。这是一个失败者的团队,其成员个个声名扫地、漂泊无依,但这却是我的军队,是我们最大的希望。

  这几乎是冰火世界中名声最差的一个佣兵团了,他们毫无名誉可言,主要组成者,是一群罪犯、被放逐者、背誓者。之所以被称为血戏班,是因为该团残忍嗜血,成员又装束古怪。

  团长为瓦格·赫特,一位高大瘦削且口齿不清的科霍尔人,喜欢将囚犯的手脚削掉,比如,詹姆就是被他给斩断了一只手。五王大战期间,勇士团本来效忠的是泰温公爵,但是出于利益,立马便却倒戈到了卢斯·波顿手下。当然,在书中,团长瓦格死得非常惨,是被魔山虐待够了之后杀掉的。

  次子团是东方大陆上历史最悠久的佣兵团之一,拥有骑兵约五百人,之前的团长是梅罗,但是在他的领导下,次子团的名声已经大不如前了,几乎已经堕落到没有人愿意和他们签订合约的程度了,变成了一帮打家劫舍的家伙。

  但是次子团也曾辉煌过。比如,当年红毒蛇奥伯伦·马泰尔就曾是次子团的成员。无论是在书中还是剧中,次子团都被龙妈给收编了,但是不同的是书中次子团现任团长是本·普棱。

  暴鸦团是成立于自由贸易城邦的雇佣兵团,成员多为自由人,在书中,防守渊凯时,人数达到了五百人,他们的团长共有三人:普兰达·纳·纪森、光头萨洛与达里奥·纳哈里斯。

  书中,渊凯雇佣了暴鸦团防守,龙妈想要策反暴鸦团却遭到普兰达的一口回绝,但是丹妮说服了达里奥,于是达里奥杀死了普兰达与光头萨洛,归顺到了丹妮旗下,不过这个归顺是不是真心的,就很难说了,这要在第六卷中才能体现出来。

  风吹团,是拥有两千名骑马士兵和步兵的佣兵团体,主要活动于自由贸易城邦等地,团长是“褴衣亲王”,这是个传奇人物,最讨厌叛徒。

  猫之团,也自由贸易城邦佣兵团体,拥有步兵三千,指挥官“血胡子”。他们都参与了弥林的围城战争,受雇于渊凯。

  他们能做到“言出如金”,从不像其他雇佣兵团那样为了利益而撕毁合约,黄金图案一旦和对方签下合同,便会一直坚守下去,所以信誉极好。

  黄金团的成员都是流亡者或他们的后代。据说,黄金团共有一万战士,数千匹马,甚至还有几头大象,这样的战斗力,的确是在雇佣军团中少见的,更何况人家信誉还好,综合实力,怎么看都是数一数二的。

  把无垢者军团排在第一,无他,只是因为他们就是战争的机器,已经被训练的毫无人的“感情”。

  无垢者军有一个超级大bug,就是钢铁般的意志和纪律。在冷兵器时代,两方战斗,损失三分一的人还不撤退,就已经是纪律性很强的优秀军队了。但是无垢者,能够做到,从三千减员到六百的时候,还依然坚守战场而不撤退。和这样的军队交战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们根本不怕死,而且即便人数再少,都能组成合力!

  无垢者从小便开始训练,除了战斗,没有其他牵挂,他们是真正的杀人机器,让干什么干什么,无所畏惧,即便是战斗到最后一兵,也不逃跑。这和一般的佣兵不一样,佣兵一看强弱悬殊,立马就跑路了,而无垢者不会。

  所以,他们或许单兵作战能力比不上骑士,但是两军对战,不惧死亡、不当逃兵、铁一般的纪律,这些素质加起来,肯定是爆表的战斗力。毕竟,在战场上,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无垢者的传奇,书中也有记载,是“三千勇士保卫科霍尔的故事”,这在书中是以大熊乔拉给龙妈讲故事的形式呈现的,故事十分精彩!

  “四百多年前,多斯拉克人首度从东方骑马出现……科霍尔人知道他来临的消息后,便着手加固城墙,增加一倍士兵,并雇来两个佣兵团——亮帜团和次子团。由于传来的情况越来越不妙,他们赶紧从阿斯塔波补买三千无垢者,但几乎已来不及了。无垢者们长途行军赶往科霍尔,远远便看见烟雾和尘埃,听到战斗的喧嚣。

  等他们抵达城下……亮帜团和次子团早早卷旗逃匿,佣兵一旦面对强弱悬殊、毫无希望的情况就会这样做。……

  但到破晓时分,当特莫和他的血盟卫们领着卡走出营地,却发现三千名无垢者已在城门前排好阵形,头顶飘扬着科霍尔的黑山羊旗。

  ……于是多斯拉克人发起攻击,而无垢者们紧握盾牌、压低长矛,纹丝不动。面对两万铃铛作响的哮吼武士的决死冲锋,他们毫无惧色。

  多斯拉克人一共冲锋了十八次,但在那片盾牌和长矛前,好比浪涛拍打岩石一样溃散。特莫卡奥三次派出骑射手,围着对手轮番射击,弓箭如雨般撒向这三千勇士,但无垢者只是举起盾牌,挡在头上,不肯让步。到最后,他们只剩下六百人……但有超过一万二千名多斯拉克战士倒在战场上,包括特莫卡奥,他的三名血盟卫,他所有的寇和所有的儿子。三天之后的清晨,新卡奥率领幸存者们列队庄严地来到城门前,一个接一个,每人都割断自己的发辫,扔到那三千勇士脚下。

  从那天起,科霍尔的守备队便全由无垢者组成,每人举着的长矛上都挂有一束人类的发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