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男子为还赌债卖了亲外甥获8000元孩子母亲:想杀他

小凯被拐走前的留影王加成、包顶会夫妻俩小凯被拐前的照片包顶会接受采访兄弟,哥哥十分想念你!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小凯的哥哥小林小时候在树上刻的字小凯和亲生父母的合照 我们总说,电影情节...

日期: 2022-08-28 10:37

  小凯被拐走前的留影王加成、包顶会夫妻俩小凯被拐前的照片包顶会接受采访“兄弟,哥哥十分想念你!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小凯的哥哥小林小时候在树上刻的字小凯和亲生父母的合照

  我们总说,电影情节恐怖不可怕,可怕的是它源于生活真实故事改编。因为我们知道,艺术来于生活,却高于生活,而有些关于人性的黑暗面也远比我们能够看到的更黑暗。

  2015年,一部以“打拐”为题的电影《失孤》上线,引起了越来越多的人对“被拐”儿童的关注。值得高兴的是,该电影中主角雷泽宽的人物原型郭刚堂,已经于2021年7月份寻得亲生儿子。至此,便结束了那已经走了19年的“寻子之路”之路。

  同样是2021年,四川德昌县的一对夫妻通过警方,也得到了亲生儿子小凯的具置被找到的消息,现在位于河南兰考县。3天之后4月19日,小凯在养母的陪同下,跨越了千余公里从兰考县出发,来到了德昌县与亲生父母相认。

  这一天,王家成和包顶会已经等了快21年,所以昨晚夫妻俩都没能睡个好觉,因为太过于激动,和太过于期待了。

  和大多数被拐的孩子不同,于2000年夏带走小凯的“人贩子”,早在2005年就被捉拿归案,并于同年4月份获刑6年零6个月,罚款2000元。

  也就是说,在人贩子服刑完毕出狱之时,小凯的父母亲仍然还在寻子的路上,直到2021年4月份才终于等到了团圆。

  而比起人贩子早已出狱的事实,对于王家成和包顶会更加残忍的是,人贩子不是别人,是小凯的亲舅舅,是包顶会的亲弟弟。

  将时间推回到2000年夏天。彼时小凯仅有6岁,虽然年龄尚小未经世事,但父母亲也一直在教导他,不要跟着陌生人走。本以为如此一来,就能降低孩子陷入一些危险的可能性,可谁能想到到头来让小凯陷入危险,让这个家变得支离破碎,让小凯的母亲包顶会一度连“杀了他的心”都有的人竟然会是最亲近的亲人。

  6月16日,包顶会的弟弟包某闲来无事到他们家来玩儿,这很常见。因为包顶会的父母去世得早,彼时排于她前面的4个哥哥姐姐都已成家,所以家中就剩下了排行老五的她,带着最小弟弟包某相依为命生活。姐弟俩从小关系就好,包顶会也是总把好吃的好玩儿的都留给弟弟,包某也很依赖这个姐姐。

  后来包顶会长大成人,从盐源县甘塘乡嫁到了德昌县王所乡昌州村,成为了王加成之妻。王加成知道他们姐弟俩以前的生活不容易,便对这个小舅子也很是照顾,从来没把他当成外人看待。因此,包某也经常到姐姐家玩耍,有时候一待就是好几个月,这期间吃住全在姐姐姐夫家。

  时间飞逝,包顶会和王加成相继迎来了2个儿子,小凯是小的那个。因为经常吃住在姐姐姐夫家,故而包某也是看着外甥们长大的,两个孩子都很喜欢跟着舅舅玩儿。到这里,一切都充满着美好。可是谁能料想到,这份美好会在2000年6月18日这天戛然而止呢?

  这天中午,包某对姐姐包顶会说,他想给小凯买双鞋。包顶会肯定不会多想,只会觉得自己没白疼这个弟弟,便同意了。于是包顶会就看着包某在借了一辆自行车后,带着小凯出去了。出发前,包顶会还叮嘱了包某注意安全,拉紧小凯的手……可谁知这一去大人小孩儿都没回来。

  孩子是亲弟弟带走的,包顶会没多想,王加成也没多想,便单纯地以为是包某带着小凯去玩儿了,或者是回了娘家住,两天就会回来。可谁知一连过去好几天,夫妻俩都还是没有收到包某的任何消息告知。于是唯恐这舅甥俩出啥事儿的他们连忙去找,但一个星期过去了,他们联合亲朋好友把德昌县近乎翻了个遍,都还是没得到任何消息。

  6月25日,包顶会和王加成到当地公安局报了案,警方介入调查。而那时候,网络监控不够普及,警方也没能第一时间得到有效线索。

  在尚无任何消息期间,夫妻俩吃不好、睡不好,明明都是年轻人,却好像一下子老了许多。但到此时,他们仍然没有想过包某会做坏事。两个人失踪后,夫妻俩接连回过好几次娘家,去打探包某的消息,后来才终于听邻居说,以前有个就是专门干“卖小孩生意”的程某在村子里住过一段时间。而当时包某经常和程某混在一起……

  听到这些,包顶会脑海中立马产生了一个她极其不愿意相信,却似乎事实就如此的恐怖想法,差点儿当场晕过去。那几天,包顶会想了很多,把一切都怪在了自己身上,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

  因为她觉得可能是因为弟弟眼见快30岁了,却还总是好吃懒做,爱撒谎、爱赌钱这些问题,她经常在劝说时会忍不住骂他几句这些事儿有关系。也就是说,她觉得是弟弟因为恨自己,才会以卖掉小凯的方式惩罚自己。

  真相如何,尚无法定论,所以王加成和包顶会只能先找人。2005年初,已经经历了无数次失望的夫妻俩仍然没有放弃。某天经过打听,他们得知了包某可能在云南巧家县的消息,便马不停蹄去找。

  令他们惊叹不已的是,这些年包某的生活过得很惬意,在一个村子里安了家,还娶了妻、生了孩子。王加成立即向公安局报了警,警方随即将包某捉拿归案。

  接受调查时,包某如实交代了当年的犯罪过程:他和程某(邻居口中做“卖小孩生意”的男子)、张某事先就说好了,把小凯拐到河南去卖。所以6月份去包顶会家住,也是计划中的部分。

  包某将小凯骗到了县城后,和程某、张某一起领着孩子乘车去了西昌,然后连夜坐上了火车去到了河南。之后在河南人程某的操作下,以8000元的价格卖掉了小凯,包某从中获利5000元。但河南那么大,具体将小凯卖给了谁,他不清楚。

  得到线索后,王加成和包顶会跟着警方去到了河南,但多方打探都未得到有效线索。虽然找到了程某程大狗的家,但却因为他外出躲债不知去向,线索到此中断了。

  然而造化弄人的是,其实当时王加成在兰考县谷营乡袁家村去找程大沟时,有遇见小凯。当时王加成有觉得那个孩子和小凯相似,只是由于5年时间过去了,小凯长大了许多,而且当时是冬天,孩子的脸被冻得通红,他打量了好久仍然不敢确定。加上当时技术条件有限等其他原因,他便没能和小凯相认,就这样错过了。

  直到2021年小凯得以回家后,王加成才意识到原来父子俩竟然在16年前擦肩而过了……

  2005 年4月,德昌县人民法院就包某“拐卖儿童罪”下达了判决书:判刑6年零6个月,并处以罚款2000元。

  虽然包某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但对于包顶会夫妻俩而言,只要孩子一天没回家,他们心中的结便一直打不开。所以后来包某出狱后,他们夫妻俩几乎每次回老家探亲遇见他时,包某主动给他们打招呼,他们都不想搭理。

  虽然后来时间一天天过去,他们内心要平静不少,但永远谈不上原谅。包顶会甚至还曾直言,在最开始知道是自己的亲弟弟卖了小凯时,她连想要杀他的心都有了!

  时间飞逝,夫妻俩老了很多,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了,但心中仍然放不下。于是小凯的哥哥小林承担起了找小凯的重任,除了常规的寻找方式,他还在网络上不断跟帖。虽然一直不曾有回应,但他们都没有放弃。

  所幸的是,经过DNA信息比对,他们终于在2021年4月16日这天得到了好消息。三天之后,小凯时隔21年终于回到了原本该属于自己的家中。

  据悉,小凯的养母待他很好,连婚房都已经给他买好。至于当年之所以要“买小孩”,养母表示当时对方是说小凯的家庭养不起,才不得已送人,如果当时她要知道对方是人贩子,小凯是被拐卖的,她肯定不会如此。

  相逢只是延续亲情的第一步,未来小凯该如何选择,终究在于他自己。但好在回家了,想必未来一切都会是美好的。

  在此,也真心希望其他还走在寻子路上的父母,早日找到孩子。也由衷希望,早日实现“天下无拐”,所有孩子都能有幸福快乐的成长环境。

返回顶部